神之女

  「神之女,請原諒我。」

  你幾乎是做出此生最卑微苟然的祈求,尊嚴榮耀傲慢攤躺於地,你如生前那般於少女面前跪地但卻連觸碰對方都辦不到,自上方向下俯望的視線熱度幾近將你燒穿,啟唇開口之際徒剩巔顫嗓音輕敲落一切私欲具化後鮮明無解的初衷。

  你早已不記得自己是用什麼樣的心情看著少女被釘上十字,手縛腳綁,酒紅血液泊泊滲出,順延纖瘦臂膀纏過肘端,殷殷染透了素白衣衫似那日紫霞浸侵西際之天,溫軟笑意襯上一簾暮橙色度,少女目光幽遠遙遙直指壯日隱去、說了「那會是大家歸去的彼方」。

  --只是、已經回不去了啊。

  雙足相抵,泉血頃盡淌流,積聚積聚下於地表蔓延深根,絲絲吻過你的趾間帶了蒸散殆盡的冷意,於是你不由自主地思索著或許刨開了表層後內裡神血依舊緊縛,纏死了世間、綁盡了人世,精神不滅下這片神血滋養的大地將放肆茁壯,開綻出少女靈魂昇華後最精粹的百夜華。

  只是你想像不出那片風景罷了,一如現下回憶不了初衷,思念不起光華流轉、少女堅定無懼的眼神曾有過悲傷,背負了遠大使命而誕生的神子看不到自己、獨見眾生蒼涼荒蕪,而早該明白這些的你卻讓自己在那一瞬間拒絕去體諒。

  這已不是你第一次憎恨起自己是個充滿私慾的凡人,愛得太深、恨得太重,什麼都不願想所以什麼都不去想,你只會聲聲對自己嘶吼著無愛,因此你毀了她,毀了那個在最後用悲憐目光望著你也望著世界的無辜神子。

  然而如今,你於少女跟前跪落,獻上所有包含了靈命之源的存生,你只是想得到一聲不該有資格祈求的諒解。


  「--我沒有怪過你。」

  空靈嗓音輕力響動,不再具有肉體的神之女緩緩拉起你發顫的手,五指貼上你的頰側示意你抬頭,語氣充滿一切無奈。

  於是你昂首看到了對方的笑,笑如雨去風來深深傷透的光景,神之女望穿你的瞳孔,絲毫閃避無力,愛戀忌妒怒恨一切無所遁形,如此坦承赤裸地將所有昭告。

  「吶、我不怪你。」

  空洞空洞彷彿已將情感抽盡,神之女再次朗述,但脣齒扯動間卻也撕裂僅存奢求,你無聲地落了淚,徹徹底底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麼、傷了什麼更毀了什麼,就為了自身那什麼都算不上的自私。

  「神愛世人。你說對嗎?猶大。」

  --所以不管你對我做了什麼,都沒有關係的。

 

  --因為我也只能去愛了,不是嗎?


评论

© 滄浪之水不為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