戰前遇

  符祈不知道那天該稱上什麼日子。

  不是日曆紙上會特別標明的節慶,不是人人口中傳唱的習俗,或許該說沒有人會特別去注意到有這麼一天,日日隨光陰淌流,形於生活那諸如此類的名詞常常在轉瞬片刻間默入遠處地平之遙,啟唇之際搔滑指縫,漫漫而消--只是夕色光影總會令眼前視野多上一份言語無法的燦燦彩度,似光紗層層糝上身軀,似輕捧心底最悲憐無聲的夢……

  姒符祈不瞭解景瑞旭,非常不瞭解,從行為模式到想法思維,到底該用什麼樣的詞彙來定義這個傲慢進入自己生活的所羅門後裔,其實他也為此思考過一陣子。

  「--喲,姒符祈。」

  接觸次數屈指可數卻深刻記憶的嗓音喚過他的名。原先注視著路面向前行走的姒符祈...

神之女

  「神之女,請原諒我。」

  你幾乎是做出此生最卑微苟然的祈求,尊嚴榮耀傲慢攤躺於地,你如生前那般於少女面前跪地但卻連觸碰對方都辦不到,自上方向下俯望的視線熱度幾近將你燒穿,啟唇開口之際徒剩巔顫嗓音輕敲落一切私欲具化後鮮明無解的初衷。

  你早已不記得自己是用什麼樣的心情看著少女被釘上十字,手縛腳綁,酒紅血液泊泊滲出,順延纖瘦臂膀纏過肘端,殷殷染透了素白衣衫似那日紫霞浸侵西際之天,溫軟笑意襯上一簾暮橙色度,少女目光幽遠遙遙直指壯日隱去、說了「那會是大家歸去的彼方」。

  --只是、已經回不去了啊。

  雙足相抵,泉血頃盡淌流,積聚積聚下於地表蔓延深根,絲絲吻過你的趾間帶了蒸散殆盡的冷...

【伞修/叶橙】那些关乎死而复生,无止尽的

◎ 背景设定:叶修退役,留当战队指导,和苏沐橙同居
◎ OOC神马的都不是错觉,因为这边只看到圣诞小偷
◎ 拼着一股被捏了的痛就写了,伞修BE,哭!
◎ 叶神和苏妹子,清清白白,没个一撇,就是同居而已,分房呢


  他在心里搁了片印子,直至死后你才明白。

×

  手机闹铃在中午十二时响起,他将手按上熟悉的位置并顿了两秒,这才迟缓地察觉音乐声貌似传自床铺的某个角落,同居人为了有效在一分钟内吵醒他而特设的音效可不比一般,而尝试以这个姿势返回梦境未果的后十分钟里,他还是闷在被中死赖着瞎子摸象,结果倒也真被他找到了,只是那个开关键比平时按得要更用力些。

  洗...

© 滄浪之水不為誰 | Powered by LOFTER